那个威克瑞正式被北京国安收购的年份

2020-03-14 03:04 来源:未知

邵佳一正式宣布了自己的退役决定,昨天。

10月末的北京,天气晴好,工体外的车流和人流一如既往。或许不会有人站在工体外的街上想起1998年,那个威克瑞正式被北京国安收购的年份。当时威克瑞里的那个少年或许也不会想到,将近二十年后,他会在工体的发布厅里哽咽地说再见。

现场不舍的气氛几乎就能拧出泪,只有一个人能红着眼圈站在台上嗔怪他:“你别哭了!”而那个人,是唯一一个从威克瑞时期陪他走到职业生涯最后的队友。

新闻发布厅外,球迷们在等他;对面的工体小白楼,已经不复存在。

生在北京,成长在北京,成名在北京。

也许你还记得,也许你已经忘记——曾经在一场比赛里被沈祥福换上又换下,曾经在2002年大红大紫,米卢青睐,媒体追逐,不折不扣的年少轻狂,水瓶座性感,幸福时光。

2002年世界杯,现在中国球员只能憧憬的一个舞台,而那年的邵佳一只当是寻常:“我们那会儿还在算:我今年22岁,26岁、30岁的时候还能参加世界杯,或许34岁的时候也有可能参加……”

德国九年,他说重回国安是“天意”。上天的另一个意图充满了遗憾的戏剧性,2002年和2014年,国安都曾与冠军触手可及,只是球队职业联赛唯一一次夺冠,是他不在国安队的2009年。

昨天有太多人在喊在写,说着“佳一,不说再见”。

只是不与球员生涯说再见,又怎么能开创新的人生历程?

于旁观者来说,在听到那声“再见”的一刹那,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。说再见的人却要走向更艰难的历程:30年的踢球经历,30年来训练、备战、比赛、恢复的生活就此不复还。生活习惯的改变,生活节奏的改变,生活重心的转移,哪能在瞬间就调整到位。

关于以后的种种,还没有人说得太详细,似乎人们都坚信,换一个身份的邵佳一,依然可以做得出色。在这个时候,甚至都有了期待。

再见,是为了再见。

三毛写在《闹学记》里的一段话这两天一直浮现在眼前,就以它作为结尾吧——

“再见了,不要哭啊——阿雅拉。好——现在,让我们再来欢呼一次——春来了、花开了、人又相逢、学校再度开放——万岁——”

作者简介

周萧,北京晨报足球专项记者。2001年至今,一直跟踪报道北京国安队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亚洲最佳网投app发布于亚洲网投官网平台,转载请注明出处:那个威克瑞正式被北京国安收购的年份